2015年2月26日 星期四  在线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教会公告教会动态信仰见证圣乐圣经影视图片文献图书礼仪祈祷屋微博论坛  

守斋的真性质(一)

来源:网络  作者:天主教周村教区  发表于:2015-02-26 10:51:54  浏览:2

作者:卡里斯托-威尔主教

   「我们等候着,最终,我们的盼望得到了满足。」塞尔维亚奥赫里德的主教尼各老,这样描述在耶路撒冷的复活节礼仪。「当主教咏唱道『基督复活了』时,一付沉重的负担从我们的灵魂中卸落了。我们仿佛感到我们也从死人中复活了。突然,相同的呼喊声从四面八方像大水般回荡开来。以希腊语、俄语、阿拉伯语、赛尔维 亚语、科普特语、亚美尼亚语、埃西欧比亚语咏唱的『基督复活了』一声接着一声,每个人都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曲调咏唱……当我们黎明时份踏出教堂时,我们 开始在基督复活的荣光中看待万物,一切都显得与昨日不同;万物似乎更美善、更壮丽、更辉煌了。在复活的荣光中,生命获得了意义。」

  尼各老主教如此生动地描述了复活喜乐的感受,这一感受形成了所有正教会崇拜的基础;它是我们基督徒生活和希望的唯一基础。然而,为了经历这葩斯哈(复活节)喜乐的完全影响力,我们每一位都需要经过一段准备的时间。「我们等候着,」尼各老主教说:「最终,我们的盼望得到了满足。」没有等候,没有这种期待 的准备,就会失去复活庆典的深刻意义。

    所以,在复活节前形成了一个长时间的忏悔和守斋的预备节期,目前按东正教的惯例,这一节期前后共有十周。首先是二十二天(四个连续主日)的初步预备封 斋期,然后是六周或四十天的大斋期;最后是圣周。为平衡为期七周的大斋期和圣周,在复活节后,紧接着是相应的五十天感恩节期──以五旬节为结束。

    这些节期都有其自己的礼典。为复活节的预备期,有《大斋期礼典》。为复活节的感恩期,则有《复活期礼典》。两部礼典的分界点是圣周六晚的午夜,以复活主日的夜课经作为《复活期礼典》第一个礼仪。这种将礼仪区分在两个截然不同礼典中的方法,是为了实践中方便的缘故,却不应使我们忽视主被钉十字架与祂复活 之间的本质合一,两者一起形成了一个单一而不可分的行动。正如耶稣被钉十字架和复活是一个行动,也被称为『三圣日』──主受难日、圣周六以及复活日──它 们构成了一个单独的礼仪庆典。的确,《大斋期礼典》和《复活期礼典》分为两本书,这要直到十一世纪时才成为标准;在早期的手抄本中,它们两者都包含在同一的抄本中。

    那么,在这本称为《大斋期礼典》的预备过复活节的书里,我们发现了什么呢?简单地说,它被描述为一本守斋之书。正如以色列民在准备过逾越节时吃『困苦饼』(申16:3)那样,基督徒通过守斋来准备自己,以庆祝新逾越节。但『守斋』这词是什么意思呢?在此,需要极其小心,以便这词在内在和外在之间保持适当的平衡。外在的层面上,守斋包括身体对食物和饮酒的节制,没有这种外部的节制,就不能完整而真实地守斋;然而有关吃喝的规则也决不能被视为目的本身,因 为克修斋戒始终有一内在而不可见的目的。人是身体和灵魂的统一,用《大斋期礼典》上的话说,人是「由可见与不可见的本性所形成的活的受造物」;因此,我们的克修斋戒会同时涉及这两种本性。以墨守成规的方式过分强调外在食物规则的倾向,以及拒绝这些规则,认为它是过时和不必要的相反倾向,这两者都当以背叛真 正的正教正统而受到谴责。在这两种情况下,内外两者的适当平衡已经遭到破坏。

    在我们的这个时代,第二种倾向无疑是非常普遍的,特别是在西方。直到十四世纪为止,大多数西方的基督徒与他们在东方正教会里的弟兄一样,在大斋期不但戒绝食肉,而且也戒绝所有动物制品,诸如蛋、牛奶、黄油和奶酪。东西方都一样,大斋期的斋戒包括严格的身体付出。但是,在过去的五百年里,在西方的基督教 世界里,守斋对身体的要求已渐渐地减少了,到如今守斋只是象征性的了。人们不仅要问,那些在圣灰日的前一天吃薄煎饼的人中,有多少人意识到了在大斋开始前尽快吃完剩余的蛋和黄油的习惯的最初原因呢?在我们的时代,正教世界也受到了西方世俗主义的影响,开始步其后尘了。

    这种导致守斋式微的一个原因无疑是对人性所持的异端态度,拒绝或忽略身体的错误的「唯灵论」,只由人的大脑推理来看待人。结果许多当代的基督徒失落了把人视为有形与无形不可分的整体的真正人观;他们忽略了身体在属灵生活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忘记了圣保禄的断言:「你们的身体是圣神的宫殿……要用你们的身 体光荣天主」(格前6:19-20)。在正教会中导致守斋式微的另一个原因是对「传统的守斋规则而如今已不再可能」这一观点的所有争论,这种观点在我们的时代非常普遍。持这种观点的人主张,这些规则预设了一个组织严密、非多元化的基督教社会,人们过着日益过时的农业生活。在某种程度上,这话是正确的。但 是,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教会的传统实践,守斋总是困难的,并且始终需要人付出艰辛。我们同时代的许多人愿意为了健康和美丽,为了减肥的理由而节食;我们基督徒就不能同样为了天国的缘故守斋吗?为什么前几代正教徒乐意接受的克己生活对今天他们的后人来说是那么难熬的负担呢?当人问萨洛夫的圣塞拉芬,为什么过 去恩宠的奇迹如此频繁地显现,而在他那个时代却不明显,圣塞拉芬回答说:「缺少的只有一样 ──坚定的决心」。

    守斋的首要目的是为使我们意识到需要依靠天主。假如严格地守斋,大斋期对食物的禁戒──特别是在大斋期刚开始的时候──会令人有相当程度的真正饥饿 感,也会有疲劳和身体筋疲力尽的感觉。它的目的是为引导我们进入内心的破碎和痛悔;亦即,要使我们意识到基督所作「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做」(若 15:5)这一论断的全部意义。假如我们总是吃饱喝足,我们很容易变得对自己的能力过分自信,产生错误的自主和自给自足的感觉。身体斋戒的规诫就会逐渐地消弱罪恶的自满。除去我们法利赛人般似是而非的确信──他们禁食,实际却不是以正确的精神禁食──大斋期的节食赋予我们税吏般的自我贬抑。(路 18:10-13)。这就是饥饿和疲倦的作用:使我们「神贫」,意识到我们的无助和对天主援助的依靠。

    然而,只谈论疲倦和饥饿也会误导人。因为节制不只引人于此,还引人达至轻省、警醒、自由和喜乐感。仅管守斋一开始使人感到身体虚弱,到后来,我们却发现它使我们睡得更少,更清晰地思考、更果断地工作。正如许多医生所承认的,定期禁食有助于身体健康。然而当涉及真正的自我贬抑时,守斋就不是为了粗暴地对 待我们的身体,相反是为了恢身体的健康与平衡。我们大多数西方世界的人们习惯吃比实际需要更多的食物。守斋正好把我们的身体从过重的负担中释放出来,使它甘愿成为祈祷时的伙伴,警醒敏捷地回应圣神的声音。

    我们注意到在东正教的普遍用语中,「大斋」和「小斋」是可以互换使用的。第二届梵蒂冈公会议前,天主教清楚地区分这两个术语:「小斋」涉及的是食物的种类,不论数量,而「大斋」表示对用餐的次数或可用食物数量的限制。因此在某些特定的日期既要守「小斋」又要守「大斋」;或者二选一,只守规定的「大斋」 或「小斋」,不守另一个。在东正教里,并未对这两者做明确的区分。在大斋期里,经常有每天吃几餐的限制,但当某种食物被允许食用时,它的数量是不受限制的。教父们简单地讲述道,作为指导原则,我们永远不应吃得饱饱的,相反,当感到自己吃的够多了、现在已经准备要祈祷时,我们应从餐桌起身。

    假如说不忽视守斋对身体的要求是重要的,那么,不忽视定斋的内在意义就更为重要。守斋不只是一个节食的问题。它同时涉及生理和伦理。真正的守斋会转化人的心灵与意志;使人归回天主,像浪子一样地归回我们的父家。用金口圣若望的话说,守斋的意思「不只是禁戒食物而是禁止罪行」。他强调,「守斋不应该只由 嘴巴守斋,也应该使眼睛、耳朵、脚、手和身体所有的肢体一起守斋。」眼睛必须戒绝不洁之物,耳朵必须戒绝恶意的诽谤,手必须戒绝不义的行为。圣瓦西里反对说,只是斋戒食物,却肆意严厉的批评诽谤别人,这是毫无意义的:「你不吃肉,却吞噬你的弟兄。」《大斋期礼典》同样指出了这一点,特别是在大斋的第一周:

    正如我们戒绝食物,让我们也戒绝一切情欲……

    让我们遵行蒙主收纳、悦乐于主的斋戒。

    真正的斋戒是抛弃所有邪恶,控制唇舌,克制忿怒,戒绝肉欲、诽谤、谎言以及发虚誓。

    如果我们弃绝这些事,我们的守斋就是真正而为天主所悦纳的。

    让我们不只藉着戒绝食物守斋,也要成为一切肉身情欲的陌路人。

    守斋的内在意义被很好地归结为三个方面:祈祷、禁食、施舍。脱离了祈祷,离开了领圣事,不伴随着慈善行动,我们的斋戒就成为了法利塞人的、甚至是魔鬼的斋戒。它没有引导我们忏悔和喜乐,反而使我们骄傲、内心紧张及狂躁不安。亚历山大?厄哈尼诺夫神父正确地指出了祈祷与守斋之间的联系。一个批评守斋的人对他说:「我们的工作变得很糟,我们变得易怒……我(在俄国革命前)从未见过仆人在圣周的最后日子里脾气如此之坏。显然,守斋对人的精神有很坏的影响。」对此,亚历山大神父回答说:「你说的很对……假如只是斋戒,却不祈祷或增加灵修生活,它只会导致我们更加烦躁不安。在大斋期仆人们严格守斋,又要被迫辛勤的工作,同时也不允许上教堂,他们发怒、烦躁是正常的。」

    不结合祈祷的守斋是无价值的,甚至是有害的。在福音中,魔鬼被驱逐,不仅仅是因为禁食,而是因为「禁食并且祈祷」(玛17:21;谷9:29 );论到初期的基督徒,经上说,他们不只是禁食,而是「禁食祈祷」(宗13:314:23)。在新旧约中,我们看到,守斋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帮助我们更热切更生动的祈祷,为一个坚定的行动──直接与天主相遇做准备。我们的主在旷野禁食四十昼夜是直接为了他公开传道做准备。(玛4:1-11)。当梅 瑟在西乃山(出34:28),厄利亚在曷勒布山(王上19:8-12)的禁食都和天主显现有关。在圣伯多禄所经历的事件中,禁食与天主的显现之间的关联是 很明显的。(宗10:9-17)约在第六个时辰,伯多禄上了屋顶祈祷,他变得非常饥饿,想要进食;就在此时,他神魂超拔了,听到了天主的声音。克己守斋的目的总是把我们「带近山上的祈祷」,就如《大斋期礼典》上所说的。

    祈祷和守斋应该伴随着施舍──藉着慈善与寛恕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来表达对人的爱。大斋期开始前的八天,在最后审判的主日,事奉圣礼中指定诵读的福音是 绵羊与山羊的比喻(玛25:31-46),它提醒我们将来审判的标准不是我们守斋严格与否,而是我们给有需要的人多少帮助。《大斋期礼典》写道:

    我们通晓了主的诫命,愿这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

    让我们给饥者食、渴者饮、裸者衣,让我们接待陌生者、探访那些坐监者及患病者。那时,整个大地的审判者就会向我们说:「你们为我们所祝福者,来吧,继承为你们准备的天国吧。」

    应注意,这段赞词是东正教礼典的「福传」特征的一个典型实例。与《大斋期礼典》里的其他许多经文一样,它只是对圣经话语所作的解释。


相关文章
2015年春节遇上四旬期引发的牧灵适应2015-02-06 09:49:53
关于辅祭人员2012-06-12 11:10:11
将临期的意义与准备2013-12-10 09:17:23
将临环蜡烛2012-12-02 11:05:15

最新文章
守斋的真性质(二)
守斋的真性质(一)
2015年春节遇上四旬期引发的牧灵
2015年 二月 生活圣言
2015年 一月 生活圣言
充满希望的将临期
2014年 十二月 生活圣言
2014年 十一月 生活圣言

热门文章
圣诞节九日敬礼
天主教徽标---值得学习
圣神降临节
礼仪手册3
关于辅祭人员
将临环蜡烛
圣神七恩与果实
领圣体和主谈什么、把内心深处的

随机文章
弥撒礼仪讲座
2014年 八月 生活圣言
與天主和好
2014年 十二月 生活圣言
2014年 九月 生活圣言
圣诞节九日敬礼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教会动态  |  在线留言  |  新浪微博  |  天主教论坛  |  联系我们
天主教周村教区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杏园东路10号 电话:18816121560 E-mail:yesushanmu@163.com QQ群:158016813
CopyRight © Www.YeSuShan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